辅佐官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0集

2019-08-21 18:50
[剧 名]: 辅佐官/보좌관
[播 送]: 韩国jtbc
[类 型]: jtbc金土剧
[首 播]: 2019年06月14日
[时 间]: 每周五 、六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美丽的世界
[导 演]: 郭正焕(汉摩拉比小姐、the k2、邻家英雄、篮球、逃亡者、推奴)
[编 剧]: 李大日(火星生活、打架吧鬼神)
[演 员]: 李政宰 申敏儿 金桐俊 李伊利雅 金甲洙 林元熙 郑雄仁 郑进永
[集 数]: 10集
[简 介]: 该剧讲述的是在聚光灯的背后晃动世界的政治玩家们的危险赌博,走向权力顶峰的超级助理张泰俊的激烈的生存记。

  第1集

  张泰俊现任韩国国会议员的首席助理,他曾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警校,在警察局立下赫赫威名,可他不满足于现状,之后不久就凭借自己过人的能力进入国会,成了一名普通的辅佐官,辅佐官的工作辛苦,不但要帮议员准备官方的发言材料,还要处理各议员之间错综负责的政治纷争,承受不明真相国民的殴打与谩骂。张泰俊拥有超强敏锐的直觉和冷静的判断力,很快在2700多名辅佐官中崭露头角,成了炙手可热的人,深得300多名议员的青睐,张泰俊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可他丝毫不敢松懈,时刻提醒告诫自己,每天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工作,张泰俊辅佐宋希燮议员,他刚刚受邀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姜善英初选议员,是赵甲泳团队成员,她和张泰俊是情侣,可是没有公开关系。党代表大选即将举行,议员们之间更是剑拔弩张,宋希燮和议员赵甲泳的呼声最高,他们互不相让,各自的竞选团队千方百计争取选票,姜善英提议争取中立人员的支持,张泰俊抢先一步利用党伦理委员李长秀等九人的贪腐行为,为宋希燮赢得了关键一票,赵甲泳不甘心就此认输。张泰俊特意买了红酒和姜善英庆祝,首先感谢姜善英精心安排的,就是为了给张泰俊的仕途添砖加瓦,姜善英本来想和张泰俊一起吃早饭,可他要陪前任议员们进餐,就在这时,姜善英突然接到赵甲泳的电话,她也没有多解释就匆匆离开了,张泰俊不免心生疑虑,可很快就被紧张的工作掩盖了。张泰俊一来上班,就看到姜善英召开记者会,公开揭露了宋希燮进行不正当选举的行为,宋希燮气得暴跳如雷,张泰俊才想起赵甲泳打给姜善英那个电话,他立刻去找赵甲泳秘书室斡旋,同时安排秘书团队进行补救,应对记者们的围追堵截,刻赵甲泳的助理却对张泰俊冷嘲热讽出言不逊。张泰俊从议员助理高锡万口中了解到一个情况,赵甲泳让宋善英做新闻发言人,还特意请来ktn的女主播金美珍进行专访,金美珍对姜善英的美貌和才能因嫉生恨,姜善英也毫不示弱。检察院对张泰俊进行调查,连他的老家也没有放过,张泰俊赶忙去处理,韩道京是新来秘书室报到的实习助理,张泰俊顾不上和他搭话,就匆匆离开了,可韩道京把他当偶像崇拜。张泰俊匆匆赶回老家,看到家里被警察搜得一片狼藉,寡居的父亲怨声载道,父子俩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张泰俊拜托警局的同事,很快拿到了负责此事检察官的罪证,当面揭穿了他和赵甲泳是大学同学,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取证,临走还撂下狠话,宋希燮对他大加赞赏,张泰俊只好承认是他抢先一步向检方举报,然后再杀一个回马枪,彻底断了赵甲泳的后路。姜善英去电视台接受采访之前,她接到张泰俊的电话,向他透露了赵甲泳在首尔contour酒店召开立法座谈会,还把会议的资料交给他,拜托他把赵甲泳彻底打败,张泰俊立刻发给秘书室,韩道京主动过去帮忙。张泰俊赶到congtour酒店,秘书室把翻译的资料传给他,张泰俊公开质疑赵甲泳关于环境的立法案,把记者会彻底搞砸,赵甲泳气得咬牙切齿,私下里对张泰俊威胁恐吓一番,可他却毫不示弱,还对赵甲泳反唇相讥,还故意当面打电话给秘书室,让他们立刻准备赵甲泳的证据资料,韩道京不明就里,也过去帮忙,成功骗过赵甲泳的秘书室的人。张泰俊悄悄开车跟踪赵甲泳的助理,发现他和厦缅建筑的朱敬汶代表见面,张泰俊立刻回到办公室,得知赵甲泳不会向电视台提交任何证据,才稍稍安心,他让秘书团队调查赵甲泳的后援团,韩道京得知张泰俊不想录取他,是宋希燮把他留下来,他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也开始搜集证据,很快查到七年前赵甲泳亲笔为朱敬汶的书提的贺词,张泰俊让团队搜集七年前后援团的资料,很快查到了赵甲泳违法的后援资金,张泰俊对韩道京的努力提出肯定。张泰俊来到赵甲泳议员工作室,助理对他恶语相向,张泰俊拿出那份资料,赵甲泳和助理立刻傻眼了,张泰俊逼赵甲泳做出选择,他竟然对张泰俊大打出手。姜善英正准备接受金美珍的采访,电视台突然转播了赵甲泳的记者会,赵甲泳公开宣布放弃党代表的参选,张泰俊带领团队争分夺秒打赢了这一仗,宋希燮特批韩道京明天就要来上班,姜善英感谢张泰俊帮忙铲除了赵甲泳,她的心情大好,秘书尹惠媛对张泰俊倾慕已久,还特意买了外伤药膏想给她,可尹惠媛看到张泰俊和姜善英一起离开,就悄悄把药膏放起来。当天夜里,宋希燮邀请张泰俊参加聚会,并大力举荐了他。

  第2集

  赵甲泳利用李昌镇绝地反击宋希燮派吴元植对付李成民韩道京一早就来找张泰俊报到,他曾经兼职做过图书管理员,代驾,服务员和快递员,这次能顺利查到赵甲泳的资料,也是靠在图书馆的经验得到的,张泰俊对韩道京进行简单了解以后,就让卢多情秘书给他安排工作,可韩道京的工作热情很快就被打压,宋希燮召开团队会议,他一个刚入职的信任就无权参加,韩道京倍感失落。尹惠媛突然接到一个消息,得知赵甲泳在和法务部长朴钟吉面谈,宋希燮气得咬牙切齿,原来,赵甲泳不甘心就此认输,他想趁国监之际扳倒宋希燮,提议从朱进化学李昌镇行贿的事入手,因为他是宋希燮最强有力的支持者,朴钟吉当即决定把李昌镇先关起来再说。宋希燮得知赵甲泳要找李昌镇出来指证,就想让他先去国外躲风头,没想到赵甲泳和朴钟吉先下手让国监局限制李昌镇出国,这让宋希燮再次陷入困境,他让张泰俊立刻着手应对危机。自从张泰俊搞砸赵甲泳环保座谈会以后,赵甲泳就开始怀疑姜善英泄露了消息,对她处处提防。正当张泰俊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到电视新闻曝出富江电子发生的意外死亡事件,立刻找宋希燮商量,想利用富江电子大做文章,借此转移国监局的视线,没想到姜善英也想让富江电子的社长作证人,张泰俊主动来找姜善英谈判,姜善英知道富江社长很难缠,而且他们团队的李成民议员一直在跟进此事,可张泰俊想迎难而上,他志在必得。韩道京去给同事们买饭回来,无意中看到李成民办公室的秘书抱着一大堆文件路过,匆忙中掉下一份,韩道京急忙捡起来带回办公室,可对方很快就派人追过来找张泰俊兴师问罪,口口声声称韩道京偷他们的资料,这犯了国会办公室的大忌,李成民随后跟来,张泰俊只好向他认错,李成民才把秘书们叫回去,韩道京倍感内疚,可张泰俊却不以为然。张泰俊来餐厅找富江集团的社长金贤秀出面作证,他以三天以后就出国为借口拒绝,张泰俊威胁会继续起诉他,可他却满不在乎,还对张泰俊出言不逊,然后扬长而去。尹惠媛查到富江电子对媒体封锁消息,就打电话向张泰俊汇报,想让石墙日报出面报道此事,尹惠媛去找以前报社的前辈帮忙,可他却百般推诿。就在这时,尹惠媛接到张泰俊的邮件,上面历数了金贤秀贪腐的罪证和就把寻欢的照片,她让前辈第一时间在网上报道了此事。金贤秀想提前出国避难,张泰俊立刻赶过去阻拦,金贤秀看到网上的报道,只好答应和张泰俊合作。李成民得知金贤秀拒绝和他们合作,立刻去找张泰俊理论,张泰俊向他讲明利害关系,发誓要给事件中死者一个交代,彻底消除隐患,他之所以离开警队从政,就是想利用手中的权力扭转乾坤,李成民被他慷慨激昂的论述折服。张泰俊担心姜善英被连累,可她已经为自己想好了退路,姜善英主动约宋希燮见面,并和他谈妥了交换条件。尹惠媛制定了详细的工作安排,张泰俊让大家集中精力应对中央地检和富江电子的事,尹惠媛让韩道京负责整理资料,大家立刻分头行动,一口气忙到了后半夜,可他们却丝毫没有怨言,尹惠媛累得鼻子出血,经过大家的全力协作,终于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庭审当天,媒体记者早早等在门口,金贤秀准时出庭,可李昌镇一出现就引起骚乱,对他围追堵截,坚决不许他出庭作证,庭审开始,姜善英作为议员代言人对金贤秀例行询问,可赵甲泳却百般阻拦,姜善英被堵得哑口无言,就在这时,有民众突然闯进来大吼大叫,现场顿时乱作一团,庭审被迫中止。张泰俊目睹了姜善英被赵甲泳排挤,就忍不住为她鸣不平,姜善英却不以为然,她把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李成民,拜托他帮忙完成庭审,李成民自然求之不得。门外聚集了很多来示威的民众,他们为富江电子的受害人请命,宋希燮硬着头皮来和他们谈判,他小声骂那些人是乞丐,遭到大家群起而攻之,张泰俊李克冲上去护住宋希燮,可他还是被打伤了额头,韩道京赶忙跑过来帮忙,并护送宋希燮来到庭审现场。庭审继续进行,李成民代替姜善英提问,可赵甲泳还是百般阻拦,李成民当众指出赵甲泳的儿子赵亨泰在富江电子工作,所以处处维护富江电子,导致庭审不能顺利进行,赵甲泳百般辩解,李成民却不依不饶,一一列举了富江电子的非法雇佣,擅自解雇员工以及无视劳动环境的事实,当众指出富江企业是导致员工金江浩死亡的罪魁祸首,宋希燮当面指出了金贤秀的罪证,金贤秀被说得无言以对。当天晚上,张泰俊和李成民一起喝酒,两个人都踌躇满志,李成民早就看出姜善英给他那份资料出自张泰俊之手,就在这时,张泰俊接到宋希燮的电话,他立刻前去赴约,李昌镇也在场,李昌镇拜托宋希燮对付李成民,因为李成民用劳动法和环境法相约束,导致他的企业举步维艰,宋希燮满口答应。饭后,张泰俊带宋希燮来到李成民在乡下的事务所,。想让他和李成民好好聊聊,可宋希燮断然拒绝。第二天一早,张泰俊刚来上班,就从尹惠媛口中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李成民事务所的招牌突然掉落,砸伤了路过的女性市民,张泰俊断定是宋希燮找人所为,而且那个人已经堂而皇之调来做宋希燮的助理,他名叫吴元植。

  第3集

  张泰俊一夜未睡,一直在搜集整理资料,想尽快除掉法务部长朴钟吉这个心头大患,姜善英很心疼,提醒他要小心提防朴钟吉这个老狐狸,张泰俊想到宋希燮承诺事成之后让他做议员。韩道京一早去上班,在地铁里看到还在翻阅资料的尹惠媛,尹惠媛不小心把文件掉在地上,韩道京赶忙帮她捡起来,尹惠媛都顾不上和他搭话,继续翻看着那些卷宗。李成民一早来到医院看望被招牌砸伤的患者,患者家属情绪激动,不许他进门,张泰俊看到电视里的新闻,又看到新调来的吴元植,断定此事是他从中搞鬼,更让他吃惊的是,韩道京也是吴元植介绍到宋希燮办公室的。张泰俊向以前警局的同事了解情况,得知李成民事务所的招牌被人动过手脚,可是那一片区域没有监控视频,而且楼顶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出入。高锡万无意中看到吴元植,就悄悄提醒张泰俊要小心,张泰俊发现吴元植的手指受伤,当面揭穿他对招牌做了手脚,吴元植矢口否认,还对他威胁恐吓一番。宋希燮一来上班,就把吴元植单独叫进去,紧接着又把韩道京叫过去。宋希燮向张泰俊单独了解朴钟吉的情况,吴元植不甘心,偷偷站在门外偷听,张泰俊查到四年前车东浩举报富江电子私藏上百亿秘密资金的事,朴钟吉当年就负责此案,富江电子被判无罪,而车东浩却背上诬陷的罪名,张泰俊承诺会以此事扳倒朴钟吉,提醒宋希燮要履行诺言,他当场发誓会举荐张泰俊做议员,还保证不会让吴元植越俎代庖,张泰俊才稍稍安心。尹惠媛主动提出去找车东浩取证,张泰俊派韩道京协助她,两个人按照地址来找车东浩,看到他家徒四壁,还一瘸一拐的,尹惠媛向他说明来意,没等车东浩回答,他的妻子突然赶回家,强行把尹惠媛和韩道京赶了出去。就在这时,法院的人上门替金仁圭催债,他们不管不顾闯进去乱翻一通,还把他家查封了,车东浩的妻子和女儿吓得大哭不止。姜善英无意中听到赵甲泳给西部地检的徐荣哲打电话,想借助他的力量扳倒宋希燮和张泰俊,她第一时间通知张泰俊,张泰俊接到尹惠媛的电话,得知车东浩家被查封,他向法务部申请了很长时间,法务部转来一大车资料,张泰俊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故意把资料打乱送来,其中车东浩的口供都被人涂黑了,这些资料都毫无用处。张泰俊来找金仁圭,恳求他为车东浩出面,可他很不耐烦,还当场拒绝。尹惠媛一直联系不上车东浩,张泰俊心急如焚,韩道京主动留下来加班,还向尹惠媛要来相关资料,一直到末班车,他才离开办公室。与此同时,赵甲泳得知姜善英偷偷约见李成民,就对她处处设防。张泰俊来到医院,看到李成民还守在伤者病房外面,只能劝他好好吃饭。姜善英约张泰俊出来散心,承诺帮他扳倒朴钟吉,两个人互相鼓励。尹惠媛一个人加班到很晚,她突然呕吐不止。韩道京一早来到车东浩家门口,车妻看到就把他叫进去,韩道京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下跪求他出面作证,车东浩被他的诚心感动,终于答应了韩道京的请求。吴元植陪宋希燮一起来上班,司机偷偷向张泰俊汇报了一个消息,吴元植趁午饭之际偷偷和朴钟吉的助理谈话,尹惠媛再次登门来找车东浩,没想到韩道京从里面出来,尹惠媛得知韩道京已经说服车东浩,立刻打电话向张泰俊汇报,并把车东浩的录音证据发过来,张泰俊把这一情况告诉姜善英,吴元植出来正好听到他们的谈话,他立刻向朴钟吉的助理报信,助理让赵甲泳搞定此事。赵甲泳大声喊金助理,没想到姜善英闯进来,逼他给刘区长打电话。张泰俊亲眼目睹西部地检的徐荣哲带人查封富江电子,立刻打电话通知财务部的金仁圭,金仁圭趁人不备赶忙从地下车库逃走,张泰俊及时赶来接走他,向他讲明利害关系,还把朴钟吉的发言视频拿给他看,担心他会重蹈车东浩的覆辙,金仁圭向张泰俊详细讲述了自己知道的情况。姜善英随后赶来,张泰俊拜托她保护金仁圭,与此同时,朴钟吉已经下达了抓捕金仁圭的通缉令,张泰俊回到办公室,把每个人搜集的资料汇总起来,他们要赶在12点以前拿出结果,推翻国监的决议。宋希燮四处找不到张泰俊,他气得大发雷霆,此时,张泰俊找到以前警察局的李警官,到酒店查阅了顾客预约记录和监控视频,立刻打电话让宋希燮停止诉讼。张泰俊第一时间赶回来,国监大会刚结束,大屏幕上就放出了朴道吉,富江电子会长和地检检察长见面的视频,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尹惠媛和韩道京看到新闻,他们相视一笑,连日来的奔波总算有了结果,宋希燮立刻眉开眼笑。尹惠媛坐地铁回家,不小心把手机落在座位上,韩道京急忙追来,跟她来到医院,尹惠媛站在一个患者的病房外,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张泰俊送宋希燮离开,得知吴元植回办公室,他立刻开车回去,发现那个装赵甲泳罪证的u盘不见了,果然不出张泰俊所料,吴元植偷走资料交给宋希燮,宋希燮当场毁掉u盘,大骂张泰俊。

  第4集

  张泰俊考虑再三,还是打电话给宋希燮,可他根本不接,宋希燮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张泰俊。与此同时,韩道京追尹惠媛来到医院,把落在地铁上的手机还给她,看到病房里的患者病情严重,尹惠媛警告他不许乱打听,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韩道京看到病房门口的姓名是申在京,他连夜回家翻看资料,看到尹惠媛做记者时候写的申在京的新闻报道,韩道京百思不得其解。张泰俊气势汹汹来找吴元植兴师问罪,可他却不以为然,张泰俊抢过他的电话联系宋希燮,可他还是不接,张泰俊打电话通知姜善英,让她暂缓公开金仁圭的证词,金仁圭是他手中唯一的王牌了。张泰俊到国监会上堵宋希燮,可他却置之不理,宋希燮单独找安议员算账,谴责他不该向赵甲泳透露情报,张泰俊突然闯进房间,看到安议员脱掉衣服,跪倒在地向宋希燮苦苦求饶,宋希燮得知张泰俊把金仁圭交给姜善英看管,想亲自见一见他,张泰俊只好答应。赵甲泳助理接到吴元植的信息,得知姜善英和金仁圭锁在的酒店,立刻调转车头赶过去。张泰俊带宋希燮来见金仁圭,姜善英惊得目瞪口呆,宋希燮要把金仁圭带走,高锡万坚决不同意,更不交出金仁圭口证词的u盘。就在这时,赵甲泳打电话给姜善英,紧接着他就来到酒店,吴元植和宋希燮只好先离开,赵甲泳气得大发雷霆,当场把桌上的电脑摔得粉碎。张泰俊追上宋希燮,承诺会把金仁圭的事处理好,宋希燮不许他再插手此事,调他到地方去任职,张泰俊一下子傻眼了,他呆呆站在酒店大门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姜善英和高锡万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道告这么安慰他。韩道京一来上班就发现办公室的气氛很紧张,他向尹惠媛了解到每次国监会结束以后,都是人事变动的时期。韩道京拿出当年的报纸,主动向尹惠媛提出可以帮申在京申请资助,尹惠媛再次警告他不许插手此事。果然不出张泰俊所料,宋希燮来找朴钟吉谈判,逼他辞去法务部长的职务,拿出金仁圭的证词,临走还威胁要找总统的秘书长摊牌。张泰俊不想看宋希燮阴谋得逞,可一时又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办法。吴元植不但全面接替了张泰俊的工作,把他的办公桌也占了,还派韩道京和张泰俊一起去地方,尹惠媛送他们俩离开,张泰俊叮嘱她留意宋希燮和吴元植的行踪。姜善英来到福利院,得知资金紧张,区里决定明年不再出资,高锡万带人来拍摄,新来的申秀敏看到照相机变得狂躁不安,姜善英提醒高锡万不要把照片公布出来,她进来看申秀敏,她谴责姜善英假惺惺来拍照,就是利用他们为自己脸上贴金,姜善英对她好言相劝。宋希燮和韩道京来到地方事务所报到,看到这里一片狼藉,文件乱作一团,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留守,他们俩只好先打扫卫生。随后,张泰俊来到管辖的西北市场,看到很多投资者围着宋希燮的助理大呼小叫,他们投资三年,可西北市场迟迟不动工,商会会长带人赶来,他们不顾张泰俊的解释,对他大打出手,韩道京拼命护住张泰俊,可他还是被打得狼狈不堪。张泰俊顺路来看李成民,李成民正为小区居民的噪音问题忙碌着,张泰俊向李成民详细介绍了西北市场的问题,希望他帮忙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李成民也无能为力。张泰俊来到办公室,就接到吴元植的电话,他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张泰俊对他置之不理,让韩道京立刻投入工作,把辖区内支持和反对的人意见都整理出来。宋希燮要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姜善英帮他整理好发言稿,尹惠媛随时向张泰俊汇报宋希燮和吴元植的行踪。金记者直截了当追问宋希燮不尊重女性的言行,她的问题犀利,宋希燮很尴尬,只好喝水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宋希燮承诺会推进关于女性的权利的政策,金记者却不依不饶,让他说出具体的方案和实施的时间,宋希燮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姜善英连夜来找张泰俊,两个人一起亲亲热热坐车离开,尹惠媛此时也来找张泰俊,她正好看到这一幕,心里酸溜溜的,多亏韩道京出来扔垃圾,尹惠媛就跟他来到办公室,韩道京向她请教说明会资料的整理情况,尹惠媛答应会从邮箱里发给他。张泰俊一早来上班,看到韩道京睡在办公室沙发上,他连夜整理出说明会的资料,张泰俊让他先去旁边澡堂子洗洗再回来。朴钟吉召开记者会,公开宣布辞去法务部长的职务,还推荐赵甲泳接替他的职务,秘书还向媒体公开了宋希燮掌握了金仁圭的证词,记者蜂拥而至来找宋希燮,让他交出金仁圭的证词,其实,这一切都是张泰俊和姜善英精心安排的,就是让宋希燮手中的证据失去作用。宋希燮打电话给张泰俊,让他立刻回来处理此事,张泰俊发给赵甲泳一份文件,并约他见面,大摇大摆来见宋希燮,他态度大变,对张泰俊热情欢迎,张泰俊刚坐下不久,就接到赵甲泳的电话,他答应帮宋希燮,可首先要让他去见赵甲泳。吴元植断定这是张泰俊从中搞鬼,张泰俊也不否认。赵甲泳准时来赴约,两个人谈了没一会,就各自离开,赵甲泳提出只要除掉姜善英,就答应和宋希燮合作,宋希燮把这个任务交给张泰俊。

  第5集

  赵甲泳和宋希燮谈判的结果是除掉姜善英,宋希燮把这个任务交给张泰俊,张泰俊夜跑回来,看到姜善英正在准备法案,随手翻出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视频资料,那是五年前张泰俊第一次作为发言人接受采访,他心里很紧张,不停地喝水来掩饰自己的惶恐,姜善英微笑着鼓励他,张泰俊顺利完成答辩,此刻,张泰俊看着姜善英,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姜善英不由地感慨岁月的流逝,她随口问起赵甲泳的谈判情况,张泰俊不敢明说赵甲泳的条件是除掉姜善英,而且宋希燮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张泰俊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付过去。韩道京还在办公室加班,吴元植看到他整理的资料,气得大发雷霆,直接扔进垃圾桶,韩道京急忙捡起来,吴元植约黄会长吃饭,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张泰俊上班的路上收听姜善英在电台的采访,她把单亲家庭面临的问题分析得头头是道,张泰俊听到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姜善英从演播室回来,迎面碰上宋希燮,宋希燮对她的发言大加赞赏,答应把单亲家庭的提案加到法司委会的日程上,姜善英刚想离开,赵甲泳就匆匆赶来,宋希燮和赵甲泳有说有笑,还热情地约好一起吃饭,她的心里开始犯嘀咕。张泰俊送走宋希燮,宋希燮催他尽快处理掉姜善英,这让张泰俊压力倍增,他对同事态度很不好,尹惠媛全看在眼里。韩道京奉命去散发传单,劝说市民参加下午六点的市政改造听证会,可市民们都不感兴趣,对他避之不及。法司委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可宋希燮还迟迟未到,张泰俊立刻打电话给司机,得知宋希燮带吴元植在和黄会长见面,吴元植看到司机正和张泰俊通话,一把抢过手机,谎称宋希燮身体不适,不能参加法司委会,张泰俊要亲自向宋希燮确认,吴元植直接挂断了电话,还警告司机不要和张泰俊走得太近。高锡万通知姜善英,宋希燮不但没有把单亲家庭的提案加上,而且连法司委会都不来参加,姜善英心急如焚,想去找宋希燮当面理论,可高锡万把宋希燮和赵甲泳单独见面的事说出来,姜善英就明白了一切,断定他们俩之间达成了交易,可张泰俊却隐瞒了此事,姜善英立刻打电话给他。姜善英不想被人任意践踏,她要主动出击,绝不能让宋希燮和赵甲泳阴谋得逞,张泰俊劝她不要冲动行事,等时机成熟再做决定,可姜善英等不起了。一个老奶奶捡起扔在路边的宣传单,就把韩道京叫到一边,她想参加听证会,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租了店铺做生意,小孙子放学就来帮她,可不久前店主收回了房子,她也没了生活来源,韩道京答应会全力帮他。姜善英感谢高锡万帮她整理法案,结果却被无情地废掉了,高锡万对这样的事司空见惯,可她不想坐以待毙,主动打电话和郑恩熙议员联系。张泰俊让尹惠媛时刻关注姜善英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任何异动,立刻向他汇报。李成民带工作人员来老旧小区走访,这里百分之六十的业主已经和开发商签了协议,李成民知道即使他们不参加听证会,也会被强制执行的,李成民看到不远处是李昌镇的公司,得知他也是开发商之一。尹惠媛查到姜善英和郑恩熙见面,并且争取了在野党女议员的支持,姜善英准备在国会伦理特别委员会上对宋希燮进行起诉,张泰俊得知姜善英正在召开单亲家庭和女性问题的恳谈会,立刻开车赶过去。姜善英公开表示要对宋希燮提起诉讼,当众指出他贬低女性的行为,姜善英的提议得到与会人员的支持,从那时候开始,张泰俊办公室对策电话都被打爆了,他决定召开记者会,可尹惠媛担心宋希燮不能接受这样处理方式,劝张泰俊阻止姜善英。宋希燮把张泰俊叫去问责,吴元植主动提出平息此事,张泰俊断然拒绝。义光市西北市场开发听证会准时举行,韩道京带着老奶奶来参加。郑恩熙很快撤销了国会上弹劾宋希燮的提案,姜善英立刻来找郑恩熙确认,张泰俊带来了撤销姜善英发言人的公告,劝她趁早收手,姜善英发誓不会就此罢休。张泰俊得知宋希燮去参加听证会,就带尹惠媛随后赶来,李成民的发言刚结束,业主们立刻提出异议,大家一致强烈反对,现场顿时乱作一团,宋希燮趁乱离开,吴元植迫不及待向黄会长汇报听证会好消息,张泰俊狠狠教训了他,紧接着老奶奶来找他求助,紧紧握着他的手,张泰俊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业主们围攻李成民,韩道京赶忙过去护住他,李成民借酒浇愁,把一腔怒火劝撒在张泰俊身上,张泰俊解释他妈妈也在早市做生意,很理解业主的不容易。韩道京向尹惠媛确认这次听证会的提案不是张泰俊写的,还讲起当年张泰俊帮他父亲争取工伤补助的事,张泰俊使他们家的恩人。姜善英考虑再三,决定采纳张泰俊的建议,从国会议员李长国身上打开缺口,张泰俊陪宋希燮去见赵甲泳等人,悄悄打电话给姜善英,并打开免提,让李长国收听他们俩的阴谋,姜善英趁机说服李长国,他公开提出了单亲家庭支援法的提案,把赵甲泳的提案否决了,姜善英和工作人员开心地欢呼。赵甲泳看到李长国的谈话,气得咬牙切齿。吴元植怀疑张泰俊帮姜善英,无意中看到中他们俩发信息约会,就偷偷跟到电影院。高锡万带办公室的同事去聚餐,他们开怀畅饮,尹惠媛借着酒劲承认申在京是因为她的报道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第6集

  电影散场以后,姜善英和张泰俊一起去咖啡店痛斥一份刨冰,不由地想起他们俩第一次约会时候的场景,两个人想起那时候的窘迫和甜蜜,不由地开怀大笑。随后,他们俩一起回家,看到电视里正在播姜善英提交的法案,姜善英主动接下来的争斗会更激烈,宋希燮的衣食住行都会被翻出来,这势必会给张泰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张泰俊却不以为然,他发誓会合姜善英一起面对,他们深情相拥站在窗边,吴元植一直跟踪他们,他目睹了两个人约会全过程。韩道京昨晚聚餐喝了很多酒,他还在睡懒觉,母亲找不到客人干洗一年前来干洗的西装,就来问韩道京,韩道京答应找到后给客人快递回去,他才意识到要迟到了,他向母亲隐瞒了在宋希燮议员办公室工作的事,母亲以为他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张泰俊一早接宋希燮来到国会,看到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媒体记者,祝贺宋希燮当选法务部长候选人,宋希燮当众声明会认真倾听民众的呼声,和青瓦台保持密切联系,记者们询问他对检察改革的看法,宋希燮慷慨陈词。赵甲泳看到宋希燮的采访,他心里暗暗得意,想看宋希燮和姜善英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姜善英被授予维护人权奖,并给她办法了奖杯。宋希燮议员室例会上,吴元植故意提出争取文尚贤议员选区的支持,他明知道姜善英也在争取中一区的支持,张泰俊劝宋希燮不要和姜善英正面交锋,吴元植当场反对张泰俊,会后,吴元植揭穿张泰俊和姜善英之间有暧昧关系,还威胁要向宋希燮汇报,张泰俊当即决定在听证会之前先处理吴元植,让尹惠媛负责此事。姜善英载誉归来,让高锡万尽快和中一区区长取得联系。张泰俊立刻打电话向姜善英说了他们要争取文尚贤,而且吴元植也发现了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李昌镇请宋希燮吃饭,张泰俊也在一旁作陪,李昌镇突然接到报告,得知他在城真市的水泥厂发生事故,工人卷进传送带致死,他心急如焚,担心李成民会因此阻止他搞开发,李昌镇苦苦恳求宋希燮帮忙平息。韩道京看到老奶奶才知道出事的是她年仅20岁的孙子。姜善英决定正面出击阻止文尚贤和宋希燮合作,她想争取中一区区长的支持,想把单亲家庭支援的法案让给区长,并为他争取连任,高锡万觉得她牺牲太大,可姜善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背水一战。韩道京第一时间来到义光市医院,老奶奶守在太平间门口嚎啕大哭,韩道京心里很难受,他看到奶奶手里有一份赔偿协议书,提醒奶奶千万不要签字,他刚想离开,奶奶因为伤心过度倒地不起,韩道京立刻喊来医生急救。韩道京和李成民先后来到警局,工友金相哲承认柳振株事先喝酒了,韩道京当场提出质疑,因为老奶奶说过柳振株滴酒不沾,而且柳振株没有被送到最近的医院,而是送到公司制定的医院,李昌镇公司的法律顾问金炳俊解释柳振株昏迷不醒,近处的医院医疗条件不好,韩道京还提醒他们应该向雇佣劳动部门申报事故,金炳俊辩解还没来得及,反而质疑韩道京没有资格管这件事,还叮嘱金相哲不要和任何人说话。李成民和韩道京一起来看望老奶奶,可她还昏迷不醒,张泰俊随后赶来,承诺会对老奶奶进行补偿,李成民对他很失望,警告他不该被李昌镇迷惑了头脑。随后,李昌镇打电话提醒张泰俊管好韩道京。姜善英约见中一区区长,把自己准备的翻案交给他,没想到赵甲泳突然赶来,区长赶忙躲走了,赵甲泳让姜善英继续单亲法案,承诺会让区长帮她,让她除掉张泰俊。当天夜里,金相哲来找韩道京,把事故现场的监控视频交给他,他立刻拿回去和张泰俊一起观看,确定是因为传送带的故障导致柳振株意外死亡。尹惠媛向张泰俊提交了调查结果,李昌镇照的外包公司是张泰俊的管辖区域。老奶奶终于醒了过来,看到韩道京一直守在床边,她很感激。张泰俊纠结了一夜,一早就把现场的监控视频交给李昌镇,李昌镇当场踩得粉碎,可张泰俊留了备份,等他顺利进入国会再还给李昌镇,张泰俊让他去医院向老奶奶下跪求情,再配合警方调查。李成民成立了事故调查组,邀请赵甲泳和姜善英一起调查,姜善英向高锡万要了一份事故报告。张泰俊得知李成民要召开记者会,他立刻来向宋希燮汇报,宋希燮逼他阻止李成民,还以议员提名相威胁。李昌镇向老奶奶下跪道歉,公开承认错误,李成民看到新闻,只能取消记者会,他猜到是张泰俊在背后搞鬼,张泰俊反复解释这是最好的选择,李成民气得暴跳如雷,柳振株年仅20岁的生命就这样失去了,李昌镇假惺惺赔礼道歉就想蒙混过关,张泰俊提醒他根本斗不过那些人,最后只会两败俱伤,宋希对张泰俊的办事能力大加赞赏。姜善英劝张泰俊不要相信宋希燮和李昌镇,劝他趁早放手,可张泰俊就想利用他们达成所愿,他绝不放弃。老奶奶拜托韩道京好好感谢张泰俊,韩道京回到办公室,尹惠媛向他讲明真相,他很失望。李昌镇单独宴请张泰俊,向他赔礼道歉,张泰俊接过酒杯,想起李成民的提醒。姜善英和姜善英商量后,主动来找赵甲泳,让他劝说张龙基议员辞职,让李成民填补法司委空缺,才能阻止宋希燮做法务部长。张泰俊得知李成民还在调查李昌镇,就来找他,正好看到李成民的任命。

  第7集

  张泰俊四面楚歌,腹背受敌,韩道京首先对他的做法提出质疑,姜善英劝他离开宋希燮,李成民也诚恳地提醒他不要中了李昌镇的圈套。韩母无意中发现韩道京穿了客人干洗的西装,就来找他兴师问罪,韩道京赶忙辩解,不小心把工作卡掉出来,韩道京只好承认现在国会做宋希燮议员的助理,眼看就要迟到了,韩道京急匆匆出门了,他刚到公交车站,就接到吴元植的电话,派他先去印刷厂取政策资料宋希燮得知李成民出任司法委员,他怀疑姜善英从中搞鬼,听证会即将举行,这无疑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宋希燮在电梯里和姜善英不期而遇,就对她威胁恐吓一番,可她却毫不畏惧。李成民接受记者的采访,他公开提出会重新考虑宋希燮做司法部长的资格,赵甲泳故意当着宋希燮的面向姜善英示好,让她争取中一区区长的支持。姜善英和高锡万一出门就碰到被打得碧青脸肿的女孩秀敏,姜善英猜到她是从单亲中心跑出来的,就到饭店请她吃饭,可秀敏直截了当要100万块钱,姜善英怀疑她是想偷偷做流产,秀敏很生气,赌气饭也不吃就走了,姜善英赶忙追出去,可她早已经跑远了,姜善英让高锡万去单亲中心打听一下,宋希燮主动接近李成民,还带张泰俊一起请他吃饭,拼命争取他的支持,可李成民却不给他面子,饭都没吃就直接离开了,张泰俊答应劝说李成民,可宋希燮已经决定让吴元植出面。韩道京匆匆回到办公室,他想把文件交给吴元植,可他去选区办事了。吴元植去游说落选的议员,让他帮忙把李成民扳倒。尹惠媛看韩道京出去吃午饭,她悄悄向多情打听政策资料根本不是在一心印刷厂,她让多情查一下吴元植把选区收集的资料交到那个印刷厂,尹惠媛趁机打电话给一心印刷厂的老板,得知吴元植定了200份,可他的文件上却清清楚楚写明是2000份。韩道京向张泰俊赔礼道歉,张泰俊反而鼓励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才能成为合格的助理。吴元植得意洋洋回来想宋希燮邀功,他已经找到牵制李成民的人了,听证会不会如期举行的,张泰俊正好在宋希燮办公室,他猜不到那个人是谁。城真市的市民冲进国会大楼,气势汹汹来找李成民理论,他们索性坐在地上,等李成民做出最后决定,张泰俊听到外面乱哄哄的,走进一看为首的竟然是他的父亲,张泰俊拼命拽起父亲,把他强行拉走了,吴元植在一旁幸灾乐祸。张泰俊苦苦规劝父亲就此罢手,绝不能卷进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可父亲根本不听,张泰俊向他讲明利害关系。姜善英断定是吴元植从中搞鬼,她劝张泰俊不要再帮宋希燮,即使他再努力,也不会得到宋希燮的重用,可张泰俊不想就此放弃。尹惠媛向张泰俊汇报了吴元植用虚假的资料骗取高额的费用,那些费用用来资助那些新来的助理,其中还有韩道京,张泰俊终于明白吴元植为何要力荐韩道京,是想暗中培养亲信。吴元植兴高采烈收看李成民被市民围攻的新闻,悄悄向韩道京要来那个文件袋,张泰俊突然冲过来抢,文件袋被撕坏,散落了一地的现金,宋希燮正好赶回来,他立刻把吴元植叫出来,对他拳打脚踢,还让他留在原地反省,吴元植气得大骂张泰俊。张泰俊狠狠训了韩道京一顿,当场把他赶走,韩道京把工作卡留下,一一向大家鞠躬告别。姜善英在办公室加班到很晚,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得知秀敏擅自服药打胎,结果造成大出血,姜善英立刻赶到医院,医生要为秀敏手术,可了不知道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张泰俊连夜来李成民家,李妻热情地欢迎他,张泰俊进门就看到他送李成民的钢笔,那是李成民当选议员时的礼物,他一直不舍得用,只是偶尔拿出来看一看。李成民很晚才回家,张泰俊就和他一起去喝酒,李成民劝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张泰俊不想让他以卵击石和宋希燮斗,可李成民心意已决,张泰俊也无可奈何,只能和他站在对立面斗争到底,张泰俊喝完杯中酒,撂下一句狠话就扬长而去,从那天开始,张泰俊见到李成民就如同陌路。尹惠媛和多情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不由自主想起了韩道京,大家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李成民翻看了和宋希燮有关系的党员名单,没有发现任何钱权交易,姜善英提议然后金融检察院出面查宋希燮的个人账户资金来往,高锡万他们都没有异议。李成民向媒体曝光了宋希燮和永日集团有资金往来,已经申请金融检察院出面调查,张泰俊看到新闻,立刻来找宋希燮商量,他却不以为然,还不许张泰俊插手此事,张泰俊得知金融检察院已经把宋希燮受贿的资料快递给李成民了,他立刻打电话给快递公司。尹惠媛来看韩道京,韩道京想考公务员,尹惠媛想起当年自己做记者的时候,她曝光了申在京的新闻,导致他自杀,她才下决心要找一个有发言权的工作。赵甲泳通知姜善英,不让她再继续帮李成民,随后,新闻里就爆出李昌镇获准参加听证会作证,姜善英一时措手不及,她立刻来找张泰俊,怀疑他们俩之间有不可告人的交易,姜善英担心宋希燮会把一切罪责都推到张泰俊身上。

  第8集

  5年前,张泰俊毅然决然放弃做警察,申请做国会议员的秘书,负责面试他的就是李成民,张泰俊发誓要改变世界,李成民毫不犹豫收下他,并委以重任,可他却因为涉世不深,长长遭到议员的训斥,李成民都无条件支持他,张泰俊才逐渐成熟,成为独当一面的首席助理。张泰俊调任宋希燮议员办公室的时候,李成民还特意为他送行,两个人开怀畅饮,然后借着酒劲到国会大楼前发誓要同心协力改变这个世界,时隔五年时间,张泰俊再次冒雨来到国会大楼前,想起和李成民竟然形同陌路,他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张泰俊匆匆赶到听证会现场,宋希燮首先发表了竞选法务部长的宣言,紧接着李成民对他提出质疑,指责他提供的资料不全,怀疑他和李昌镇之间有非法交易,宋希燮极力狡辩,当众指出张泰俊一直负责此事,把一切罪责都推到张泰俊身上,现场一片哗然,委员长让李昌镇出庭作证,张泰俊亲眼目睹了宋希燮的丑恶嘴脸,他彻底心灰意冷,尹惠媛立刻去找张泰俊商量对策。李昌镇刚站起来,就遭到议员们的强烈反对,会场顿时乱作一团,听证会被迫停止,宋希燮声称自己对此事毫不知情,还假惺惺公开认错。张泰俊刚回到办公室,西部检察院的人就来把他带走,宋希燮单独把张泰俊叫到饭店,反复声明把张泰俊丢出来也是无奈之举,一旦他就任法务部长,就让张泰俊接替他做议员。宋希燮私下授意徐英哲,务必保住李昌镇,判张泰俊五年徒刑。张泰俊发现徐英哲带检察院的人冲进酒店,他立刻跑向地下车库,尹惠媛早已开车等在那里,他们俩顺利逃走,宋希燮得知张泰俊在逃,让检察院立刻下发通缉令。吴元植了解到当年选举的时候,向李成民提供线索的事警察局巡警李英培,李英培因此调任首尔警局。张泰俊不想就此认输,他拜托尹惠媛收集宋希燮的罪证,准备绝地反击。韩道京在图书馆复习,准备参加公务员的考试,可他还是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搬出整理好的资料,他还是想做议员助理,韩道京从电视上看到张泰俊的通缉令。以前警局的同事向张泰俊提供了永日集团秘密账户为宋希燮提供贿选资金的证据,他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姜善英,并把资料交给她。姜善英不敢耽搁,立刻把资料交给李成民,他们发现永日集团利用李昌镇公司资金在海外注册皮包公司,他们立刻着手排查成永奇和宋希燮的来往证据。与此同时,张泰俊来找罗元会计法人吴永秀,要查ld国际公司的资料,吴永秀得知他是张泰俊,立刻打电话报警,没想到张泰俊事先早已经通知警察,以涉嫌财务造假对罗元公司进行调查。很快到了下午听证会的时间,李成民当场拿出永日集团,李昌镇,以及ld国际之间的关系,宋希燮自称对此毫不知情。会后,徐英哲向宋希燮汇报张泰俊去找罗元会计法人,等他带人赶到的时候,张泰俊已经逃走了,宋希燮气得大发雷霆,狠狠教训了徐英哲,让他全城搜捕张泰俊。吴永秀拒不交代任何罪行,张泰俊决定铤而走险,他直接来找宋希燮谈判,他要和宋希燮鱼死网破。张泰俊刚想离开,徐英哲就带人冲进来,张泰俊主动跟他们离开了。成永奇一回国就来找宋希燮理论,宋希燮连连赔礼道歉,才把他打发走。吴元植向宋希燮提供了张泰俊和李英培的关系,并且证实张泰俊收取了李成民选举后援团的资金,宋希燮决定铲除张泰俊和李成民。很快,网上曝出李成民贿选的消息,检察院对李成民议员办公室进行查封,并把资料和电脑都统统带走,吴元植来看张泰俊,并公然向他挑衅,张泰俊气得咬牙切齿,挥舞拳头就像揍他,吴元植吓得狼狈逃窜。李成民回到办公室,发现这里一片狼藉,检察院的人冲进李成民的家进行搜查,没收了很多文件,妻子和女儿都坚信李成民没有受贿,李成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张泰俊很内疚,当初选举的时候,他四处寻求资金支持,李成民对此毫不知情。张泰俊立刻来到李成民家,得知他去选区委员会了,张泰俊急忙来找他解释,可李成民不想见他,张泰俊向他赔礼道歉,承诺会解决这件事。宋希燮成功扳倒李成民和张泰俊,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宋希燮举行了庆功宴,李昌镇提前祝贺他当选法务部长,他们开怀畅饮,开心地不亦乐乎。张泰俊想回办公室,可他的卡已经被注销,连大门都进不去,尹惠媛望着张泰俊落寞的背影心里倍感酸楚。张泰俊突然接到李成民的电话,不许他到检察院自首,张泰俊感觉到他情绪不对劲,立刻开车过去找他,看到李成民从楼下跳下来自杀。

  第9集

  张泰俊眼睁睁看着李成民跳楼自杀,他伤心地痛不欲生,当初为了帮李成民竞选,他私自收了5000万的后援金,李成民对此毫不知情,结果这些钱竟然把李成民逼向绝路,张泰俊为他不值,那些国会议员为了当选,动辄都是几个亿的后援资金。听证会继续进行,在野党议员强烈反对宋希燮当选法务部部长,双方公开叫板,吵得不可开交,宋希燮却满不在乎,想用钱堵住那些人的嘴。李成民畏罪自杀的消息很快在新闻里播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他生前留下一封遗书,把一切罪责都推到自己身上,韩道京看到李成民自杀的新闻,他不禁大吃一惊。姜善英让高锡万帮忙把张泰俊接回自己家,张泰俊因为伤心过度已经神志不清,高锡万在卫生间看到张泰俊的刮胡刀和洗漱用品,才知道张泰俊和姜善英已经同居了,他安顿好张泰俊就离开了。姜善英一早买药回来,发现张泰俊已经离开了,张泰俊强打精神来李成民的葬礼,韩道京也来送葬,李妻伤心欲绝,冲上去找张泰俊理论,却因急火攻心当场晕倒,李成民的助理一气之下对张泰俊拳打脚踢,他也不还手,任由他们肆意发泄。宋希燮带人亲自来祭拜,假惺惺送来很多花圈,还对李成民的死大放厥词,张泰俊和姜善英对他恨之入骨。吴元植提醒宋希燮尽快铲除张泰俊,以免他因为情绪激动做出对他们不利的事,宋希燮想等他安排好李成民的葬礼结束以后再说。张泰俊面对李成民的遗像,往事不由地用上心头,他忍不住失声痛哭。姜善英绵连面对李成民,如果她不拉上李成民一起合作,他就不会遭此厄运,张泰俊对她好言相劝,鼓励她振作精神和那些人斗争到底。姜善英突然接到警察局电话,才知道秀敏擅自从医院出来,因为从娃娃机里偷钱被抓,姜善英和高锡万赶忙来到警察局,让单亲救助中心把秀敏接走,她坚决不干,姜善英只好让高锡万帮忙安置她,高锡万担心姜善英支持秀敏堕胎的事曝光,会给她带来麻烦,劝她暂时不要出面,高锡万把秀敏接到自己家,叮嘱她不要把姜善英的名片给任何人看,以免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韩道京在葬礼上看到尹惠媛,就拜托她把自己搜集的证据交给张泰俊,尹惠媛让他亲手交给张泰俊。张泰俊,高锡万和姜善英分头行动搜集宋希燮的犯罪证据,吴元植发现张泰俊行动诡秘,就向宋希燮做了汇报。尹惠媛带韩道京来见张泰俊,他查到西北市场业主签名是伪造的,大部分都不是那里的业主,张泰俊很感谢他带来致命重要的证据,让他留下来一起合作,韩道京自然求之不得,姜善英让高锡万把金仁秀助理叫来帮忙,五个人分工合作,开始紧锣密鼓地调查工作。高锡万劝张泰俊尽快和姜善英分手,以免被人抓住把柄,影响姜善英的前途。张泰俊和姜善英他们五个人夜以继日搜集资料,尹惠媛很快发现吴元植提交的西北市场的开发数据全部都部队,张泰俊觉得这还不能构成指控宋希燮的证据,他肯定会推卸责任,归结为吴元植的个人行为。由于李成民的缺席,宋希燮顺利通过了法务部长的审议,不日就要上任,张泰俊不敢有丝毫懈怠。尹惠媛一早来上班就听说吴元植要抓张泰俊,她立刻打电话通知张泰俊,吴元植悄悄走过来,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把张泰俊和姜善英同居的事说出来,吴元植提醒尹惠媛不要自作多情,还把她叫到宋希燮办公室,当面拿出指控张泰俊的视频证据,吴元植劝尹惠媛离开张泰俊,以免被他连累,宋希燮一言不发,可他对尹惠媛横眉冷对,尹惠媛吓得不寒而栗。韩道京下楼买饭,无意中看到吴元植和检察院的人来到酒店,韩道京立刻打电话给张泰俊,并把手机免提打开,韩道京找各种借口拖住吴元植,给张泰俊争取了逃走的机会,吴元植和检察院的人来到房间,发现张泰俊已经逃跑了,他们立刻开车去追,张泰俊利用红灯的机会顺利躲过他们的追踪。张泰俊来到天桥上,看着吴元植他们的汽车在下面呼啸而过,他才松了一口气,尹惠媛及时赶来和他会合,原来,这是张泰俊精心安排的,他事先把重要资料全部带走,还让尹惠媛故意露出破绽,再把他的藏身地点告诉吴元植,就是想让他们乱了方寸,为自己争取时间。吴元植把张泰俊剩下的资料拿回来,宋希燮一一翻阅,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张泰俊打电话提醒宋希燮尽快和家人告别,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宋希燮气得暴跳如雷,就派吴元植把她抓回来。吴元植查到姜善英在资料室,宋希燮立刻来找姜善英谈判,还以议员的资格相威胁,可姜善英却毫不示弱,她已经查到宋希燮和正南公司的合作记录,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在这时,吴元植查到姜善英帮助未婚怀孕的秀敏堕胎,立刻把秀敏找来了解情况,并把此事在电视上曝光,姜善英的议员资格遭到质疑。宋希燮正式出任法务部长,立刻走马上任。经过韩道京的不懈努力,终于查到宋希燮公开支持华仁建设的视频资料,他第一时间交给张泰俊,张泰俊连夜来李成民的事务所,拿回那只钢笔,郑重插进衣兜里,他去找宋希燮,让姜善英绝对相信他所做的一切,张泰俊把视频资料发给宋希燮,宋希燮正在参加庆功宴,张泰俊不请自来,把视频的u盘砸得粉碎,当场向宋希燮下跪求饶,拜托他帮忙成全,张泰俊要结题李成民做城建议员。

  第10集

  韩道京路过便利店门口看到尹惠媛在独自喝闷酒,就过来劝慰她,当尹惠媛得知韩道京已经查到当年宋希燮公开支持华仁建设的视频,而且已经交给张泰俊,她隐隐感觉到不安,按照以往的惯例,张泰俊会第一时间把证据和资料发给尹惠媛,尹惠媛和韩道京不会知道,张泰俊已经主动向宋希燮屈服,想把李成民生前所管辖的城真市的公荐权交给他。姜善英看到张泰俊醉倒在她家门口,还不停地向她赔礼道歉,张泰俊一早醒来,看到姜善英床边摆满了文件和资料,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张泰俊若无其事来上班,秘书们都大吃一惊,吴元植得知张泰俊不但重回岗位,而且还在争取城真市的公荐权,他很不服气,直接来找宋希燮摊牌,想替换张泰俊,宋希燮让他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吴元植气得无语。电视上曝光了姜善英支持秀敏堕胎的消息以后,伦理委员会正式对她提起诉讼,不明真相的女权主义者冲进议员公馆,公然对姜善英展开人身攻击,高喊口号抗议,还向她扔鸡蛋,高锡万拼命保护姜善英,金美珍奉命对此事进行直播,她对姜善英狼狈的样子幸灾乐祸。高锡万想让秀敏出庭为姜善英作证,可她不想让秀敏公开亮相。吴元植不甘心就此认输,他恳求赵南基委员长出面劝说宋希燮,宋希燮就是不松口,吴元植就拉拢了李昌镇和其他议员一起劝说宋希燮放弃张泰俊,宋希燮让张泰俊征得李昌镇的首肯,张泰俊硬着头皮来见他,李昌镇让他阻止姜善英的调查。张泰俊让韩道京负责西北市场的公投工作,尹惠媛不想让单纯的韩道京卷入这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可他坚持要留下来为西北市场的业主服务,尹惠媛也不便明说。秀敏看到电视里对姜善英的指控,他想打电话给高锡万,吴元植赶忙阻止她,不许她乱说话,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姜善英来向郑恩熙求助,没想到赵甲泳主动提出帮姜善英留住议员的职位,口口声声称伦理委员会有他的亲信,姜善英婉言谢绝,金美珍再电视上公开宣布姜善英会接受采访,姜善英知道她是故意报复,也只能和团队准备应对的策略。张泰俊不辞劳苦挨家挨户做业主的思想工作,劝他们参加听证会,可大家都不买账,李昌镇给他三天时间,如果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他就不再做张泰俊的后援会,宋希燮嫌张泰俊进度太慢,让他放下一切大胆地开展工作。张泰俊决定接受宋希燮的提议,他首先来向李成民汇报,希望得到他的原谅,张泰俊让尹惠媛带着韩道京去分发听证会资料,可业主们对他们很排斥。姜善英准时来参加电视采访,赵甲泳和安贤民也在直播间列席,姜善英明确声明秀敏如果不流产就会有生命危险,却遭到安贤民议员强烈抨击,秀敏看到电视直播,她向区委姜善英作证,却被吴元植挡在门口。采访休息的时候,高锡万收到一封安贤民两年前的发言稿,立刻送到电视台交给姜善英,直播继续,金美珍提出要追究姜善英的法律责任,赵甲泳举双手赞成,没想到姜善英突然提出要支持女性堕胎的自由,当场拿出安贤民在女权大会上的发言稿,他公开支持女性堕胎,安贤民百般狡辩,自称是情急之下的看法,姜善英呼吁广大市民和网民保护未婚妈妈的隐私权,给她们充分的自由,姜善英的发言受到民众的支持,她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因此人气大涨。听证会当天,张泰俊早早来到会场,除了少数商人缺席,市民和业主代表都准时来参加,张泰俊知道这是韩道京的努力和真诚感动了大家,听证会正式开始,张泰俊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李昌镇派人突然闯进西北市场,强行拆除了业主们的店铺和房屋,韩道京正在陪柳奶奶聊天,他立刻打电话给张泰俊,可他故意不接电话。参加听证会的业主得知市场被人强拆,一起冲出会场,对张泰俊推推搡搡,把那只钢笔弄坏了,墨水把衬衣染黑了,张泰俊看到伤心难过的业主,心里很不是滋味。业主和那些人发生冲突,韩道京拼命阻止,可他人单力薄,李昌镇向宋希燮汇报了西北市场的情况,宋希燮对张泰俊的杀伐决断很满意。韩道京失魂落魄回到议员公馆,向尹惠媛了解事情原委,韩道京已经猜到这一切都是张泰俊精心安排的,他很伤心,尹惠媛极力替张泰俊辩解。宋希燮和李昌镇等人为张泰俊举行庆功宴,张泰俊强颜欢笑和他们举杯同饮。就在这时,李昌镇接到通知,得知姜善英已经收到香港方面发来的证据,证实宋希燮和华仁建设有利益来往,张泰俊也接到高锡万的电话,高锡万把资料副本交给张泰俊,让他趁此机会把宋希燮和李昌镇等人全部拉下台,可张泰俊觉得时机未到,让高锡万先把这件事放下,高锡万狠狠教训了张泰俊。姜善英得知张泰俊已经接替李成民做城真市公荐议员,想起他一直以来的分常表现,姜善英才意识到张泰俊已经向宋希燮妥协,张泰俊参加议员就职演说,韩道京突然赶来拦住他,谴责他不该阳奉阴违,用不正当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张泰俊慷慨陈词,承诺给大家一个公平的世界,赢得了大家的支持和掌声。与此同时,姜善英接到高锡万的死讯。

  转载请注明 来源:久久热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三时三餐
    • 1. 三时三餐 180816慢生活三时三餐山村篇aka女子篇正在进行!说好吃小萝卜拌饭最后煮成了豆芽拌饭,灶坑好不容易生了火却下起了雨?《...
    • 超人回来了
    • 2. 超人回来了 190818kbs打造的一档亲子节目,节目讲述在没有爸爸或是妈妈陪同的情况下,大人与孩子在48小时内发生的有趣的事情。...